[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新闻 | 时政要闻 | 社会民生 | 经济观点 | 乡镇部门 | 专题热点 | 旅游指南 | 网上道德馆 | 拍卖公告 | 国际新闻
首尔垃圾分类知多少_环保
上海11项生态环境轻微违法
时隔25年 历经一次修订、三
恒大高新:垃圾焚烧炉防护
农业农村部 财政部关于做好
刘晶昊:生活垃圾分类若干
山西:大干50天 确保6月底汾
应对“白色污染” 中国发力
盈峰环境:最高4亿元回购计
丙烯酸丁酯生产废水前处理

寻乌新闻资讯 > 专题热点 >

首尔垃圾分类知多少_环保
时间:2020-05-08 16:00 来源: 作者:admin666




北极星固废网讯:5月1日起,新修订的《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施行,北京垃圾分类迎来新阶段。

“以往可能是做饭1小时,倒垃圾2分钟,现如今倒垃圾前,垃圾分类20分钟。”北京市丰台区市民丁益民向记者分享了刚践行一周垃圾分类的感受。

那么,垃圾分类该如何有序推进?记者日前采访了《通向无废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历史教训与全球经验研究》项目主要负责人毛达,他向记者讲述了韩国在垃圾分类方面的有益尝试。

厨余垃圾处理的新趋势:好氧堆肥

上海去年率先实行垃圾分类时,关于日本、德国等国家的经验被不少网友转发学习。但谈到厨余垃圾,这些国家的饮食习惯却与我国有所不同。“我国的厨余垃圾含油、含水率高,较饮食清淡的欧美国家而言,韩国更有借鉴意义。”毛达说。

“韩国厨余垃圾的回收利用率已经达到95%,这离不开韩国政府、企业和民众三方的密切合作。除了厨余垃圾饲料化和厌氧发酵方式之外,韩国居民已经开启了厨余垃圾 ‘好氧堆肥’时代,不论是在江北还是江南,居民们都乐于参与进来。””毛达告诉记者。

汉江从首尔穿城而过,将首尔一分为二。青瓦台、明洞和东大门等位于江北区,这里一度是首尔的政治商业中心。但近几十年来,相较江南区,江北区发展相对缓慢,社区相对老旧。

“江北区仍保留着一部分的城中村,他们既可以在自己的院子进行垃圾堆肥,也可以另外开辟一小块土地堆肥。堆好的肥可以放在家门口或者固定地点,等着相关企业来收集。”毛达说。

除了庭院堆肥外,社区堆肥则更为普遍。“社区堆肥主要针对的是多层住宅小区。小区业主们在一起商讨并同意在小区开辟一处共同堆肥的场地。不过,因为社区堆肥量较大,不可避免会产生相对难闻的气味。当地政府和NGO与居民及时进行了沟通,让居民了解在气味上作出妥协可以换取环境的改善,无害化垃圾处理方式利大于弊。在大家的努力下,公众接受度不断提高。”毛达解释道。

当问及我国当前是否可以倡导这种方式时,业内专家表示,“好氧堆肥是添砖加瓦之举。包括韩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居民参与堆肥的基数已达到一定比例,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指望通过这类公众自发行为完全替代公共垃圾处理能力。但值得肯定的是,公众参与堆肥的比例升高了,可持续无害化的垃圾处理方式便可以在当地社区得到进一步推进,垃圾分类的公众支持率也随之提升,二者相辅相成。”

政府为生产企业制定回收数量KPI

垃圾应当怎么分类?答案不一而足。不论是北京还是上海,目前的垃圾分类主要还是依据类别进行回收。据韩国零废弃联盟成员介绍,韩国的垃圾分类核心是在考虑类别的前提下,通过不同的制度来区分。

第一类垃圾主要是有较明显市场价值的一类,比如瓦楞纸(也就是我们常见的快递包装箱)、PPE瓶等。这些垃圾常被定点回收,或由相关组织统一收集后进入循环使用的环节。

而毛达和他的团队更加关注的是在韩国垃圾分类中属于EPR范畴的一类,这类垃圾包括纸、饮料瓶、建筑废弃物和废电池等。以一枚废电池为例,它需要由其责任主体电池生产商和当地政府共同设计出具体的回收办法,回收费用主要由生产商承担。

不仅如此,不同类别的废电池有不同的回收标准。据韩国废电池回收协会(KBRA)数据显示,韩国于2003年首次将电池纳入EPR(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范围,一开始是镍镉电池,最初目标为20%,2020年计划达到45.2%。氧化银电池也在同一年加入了EPR,2020年的目标是65.2%。

为了让制度更好地落地,韩国中央政府每年会对电池生产者设定回收目标,这些数字就成了落在各大电池生产企业肩上的“KPI”。生产者要全力支持和配合当地政府把废电池回收起来,达到当年的回收率。如果达不到,将被罚以重金。

那么,像韩国这样以KPI倒逼企业参与回收的方式,对我国企业而言是否可行?

“这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毛达笑着说,“以电池行业为例,不少电池生产商的业务遍及世界各地,它们能够在发达国家承担一定比例的回收费用,那么在国内就不应该‘双标’,同样需要履行应尽的环境义务,甚至倒逼生产者在产品设计上不再仅仅考虑经济价值,而在循环利用方面考虑更多。压力对企业而言是肯定会有,但不是不能承受,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此外,韩国EPR的臂展不仅触及废电池回收等行业,在厨余垃圾处理中也有所体现。居民作为厨余垃圾的生产者,自然也是责任主体,需要在饱食一顿后负责到底,缴纳相关费用让当地政府收集处理一些未被堆肥的厨余垃圾。与此同时,政府通过按量计费让居民对自家的生活垃圾做“减法”。

当然,让厨余垃圾和废电池等“有家可归”,只是当代城市践行垃圾分类的一个缩影。降低垃圾对环境的影响,离不开各方的默契配合。在完成环境效益这项KPI的过程中,需要负责任的企业参与,需要政府的政策引导和支持,更需要你我同行。

好氧堆肥是什么?

在一定的水分、碳氮比、通风等人工可控的条件下,通过好氧微生物的作用,实现固体废弃物稳定化的一种技术方法,也是有机肥料的一种生产方式,更是一种固体有机废弃物的无害化处理方式,兼具生态学效应和经济效益。

何为EPR?

EPR全称为Extended Producer Responsibility,即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在这一制度下,生产者应承担的责任,不仅在产品的生产过程中,而且要延伸到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特别是废弃后的回收和处置。

计量收费制度与严格的丢弃时间

韩国将垃圾大体分为四大类:一般生活垃圾、饮/食物垃圾、可回收垃圾和特殊大件垃圾。

韩国现行的是垃圾计量收费制度,丢弃一般生活垃圾和饮/食物垃圾必须使用用“从量制”垃圾袋。

“从量制”垃圾袋价格普遍较高,目的就是为了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废弃物排放,鼓励人们使用可回收制品。得益于计量收费制度的实施,韩国生活垃圾排放量大幅减少,可再生利用垃圾投放量显著增长。

此外,韩国垃圾丢弃和清理时间也有严格规定,通常为每日日落至子夜之间,但是具体何种类型垃圾在一周中的哪一天投放,各辖区甚至各居民小区都有不同的规章制度。如果胡乱丢弃,将面临10万韩元(约合600元人民币)至100万韩元不等的罚款。




友情
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寻乌新闻资讯 版权所有